爱建信托上诉失败 另起炉灶索8亿

《投资者报》 记者 占昕 2017-12-04 17:03:00 阅读: 收藏

爱建信托一桩涉及数亿元的疑案在延宕11年后再起波澜,多年前的一纸协议能否经由法律判决推翻成为焦点

  
  自今年2月上诉请求未获最高人民法院支持后,11月中旬,上市公司爱建集团子公司爱建信托“另起炉灶”,以原“哈尔滨信托计划”信托管理人身份就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哈爱达”)尚未归还的6.5亿元债务及其利息共计8.62亿元,依据不同标的物,在上海市一中院分三案分别提起诉讼,追索相关资产和权益。
  
  与之相对的,去年11月,哈爱达在黑龙江高院起诉,要求推翻2011年爱建信托与哈爱达及其实际控制人颜立燕签署的《关于债权债务清理及遗留事项处理整体框架协议》(下称“《框架协议》”),认为爱建信托利用颜立燕面临刑事判决不利地位在上海主审法院的协调下签署,该等行为当属无效的诉讼目前还未有结论。
  
  实际上,这是一起绵延11年的陈年旧案,个中关系复杂,双方各执一词。然而遗憾的是,爱建信托董秘办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其母公司上市公司对采访有严格规定,需联系爱建集团董秘办。但记者多次拨打爱建集团董秘电话无人接听,邮件未有回应。而记者联系哈爱达的总部,先后请接线员联系公司总经办、办公室或其他任何负责接待媒体的部门,对方始终表示“没有对应部门可联系”。
  
  旧案新诉签下协议
  
  摆在爱建信托面前的“哈尔滨信托计划”可能是该公司目前最为棘手的重大未决诉讼。作为爱建信托尚未处理停当的历史包袱,哈爱达的突然反击,将这件延宕11年的信托纠纷案重新拉回到人们的视线。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爱建信托设立了“哈尔滨信托计划”,但哈爱达未能如约交付信托资产,且信托资产严重不实。原定于2009年4月到期,后经该信托计划受益人同意延期至2012年4月,但这期间又发生了其他事情。
  
  2009年,爱建信托原有关经营负责人员因涉嫌经济犯罪被有关部门进行司法调查。2011年,上海市一中院对此事进行一审判决,被告人颜立燕、马建平、刘顺新、陈辉分别获刑。
  
  值得注意的是,除颜立燕外,其余3人曾是爱建方面的人,刘顺新原为爱建股份副总经理、爱建证券董事长,马建平原为爱建信托总经理,陈辉原为爱建信托总部总经理、爱建证券董事。
  
  判决同年,爱建信托认为,由于哈爱达实际控制人颜立燕涉嫌经济犯罪,致使此前设立的哈尔滨信托计划面临巨大风险,2011年6月,爱建信托与哈爱达、颜立燕签署《框架协议》及相关文件,这也是上文哈爱达起诉请求判决为无效的文件。
  
  爱建上诉请求未获支持
  
  在2011年的《框架协议》中,哈爱达确认应付爱建信托19亿元人民币债务,颜立燕愿就此债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其中:哈爱达以关联企业上海新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新凌公司”)100%股权抵付债权金额人民币11.6亿元,新凌公司股权过户到爱建信托名下;哈爱达应偿付债务人民币7.4亿元,并以相应房产做抵押担保等。
  
  但五年后的2016年11月,哈爱达等突然在黑龙江高院起诉请求判令《框架协议》无效,并提出相关财产保全。同月,黑龙江高院依法冻结、查封了新凌公司100%股权、新凌公司位于上海西藏南路的45套房屋和陆家浜路的7套房屋等。
  
  在黑龙江高院查封后,爱建信托、鹏慎公司及爱建集团紧接着提出管辖权异议及财产保全裁定复议申请,内容包括:一、请求黑龙江高院将本案移送至上海市高院审理;二、请求黑龙江高院依法撤销相关《民事裁定书》,将上述被冻结、查封的股权、房产予以解冻、解封,并要求哈爱达等被申请人承担其经济损失。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投资者报》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依据最高人民法院的二审民事裁定书,爱建信托的上述诉求并未获得最高院支持,理由为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争夺案件管辖权可能会对一方有帮助,但爱建信托并未获支持,现在另起炉灶重新起诉也没问题,因为信托合同里一般会约定信托公司所在地管辖,这几个案子之间相互会有牵扯。”某资深信托法律人士向《投资者报》记者表示。
  
  而今,当去年11月哈爱达的起诉还未有裁判结果时,今年11月15日,爱建集团公告其子公司爱建信托也向上海一中院提交新诉讼请求。
  
  公告中,爱建信托称,《框架协议》中新凌公司股权过户到爱建信托名下,已做项目的信托资产予以分配。哈爱达应偿付的7.4亿元债务,除已归还的0.1亿元及另案处置的0.8亿元外,尚余6.5亿元债务,部分办理抵押手续,部分以房产抵债。其中,爱建集团作为“哈尔滨信托计划”持有人之一,通过信托财产分配持有作价1.69亿元的相应房产。
  
  但爱建信托同时称,此后哈爱达仅完成抵债房产的预售登记工作,抵押部分的债务未予清偿,虽经多次督促,但迟迟未依法据约向爱建信托交付抵债房屋并完成产权登记变更,因此再提起诉讼。
  
  “爱建的上诉现在程序部分经一、二次裁定告一段落,哈爱达的起诉接下来黑龙江高院会进入实体审理阶段,审理完做出判决任何一方不服会上诉到最高院,而爱建信托在上海一中院起诉的三个案件,正常一审一中院,二审高院,申请再审还是到最高院,所以最多最后可能还是由最高院做出判定,大体是这个框架。”该法律人士推测。
  
  对公司影响暂无法判断
  
  而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由于时间太久,很多事情难以判断,即便是接受《投资者报》记者采访的爱建信托中层人士也表示自己并不很清楚。
  
  北京金诚同达(上海)律所高级合伙人许海波认为,当年清偿协议的法律效力能否被挑战,是一个重点和难点,而这只能依据具体案情和当时的证据进行分析和角力。
  
  “拖延很久可能有诸多原因,例如历史遗留问题、刑民交叉导致纠纷复杂化,原信托计划的交易对手以乘人之危为由要推翻之前达成的清偿协议,黑龙江高院已受理,不同辖区的法院介入诉讼、案情复杂,以及涉及不动产处置等等。” 许海波对《投资者报》记者表示。
  
  而如今的三份起诉是否会对上市公司损益产生负面影响,爱建集团则称,因案件尚未开庭审理,暂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影响。■
声明:投资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猜你喜欢

公司 MORE

“虐童风波”致威创股份股价跳水 幼教资本化是天使还是魔鬼?

近期幼教行业中频频曝出的虐童事件,令威创股份股价大幅下跌。资本的介入,使得被收购幼儿园扩充大量加盟商,以提升业绩。但加盟制管理难度大、监控困难,虐童案事件也就更难以避免

雏鹰农牧面临最长猪周期魔咒 1.35亿元抢占沙县小吃寻援兵

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因此养猪企业几乎无一能够避免“猪周期”的影响。如何在“猪周期”低谷不亏损甚至盈利,也成为整个行业最大的考验

阳光股份业绩不振身背债务 “蛇吞象”背后暗藏玄机

面临种种不利局面,阳光股份开始甩掉各种不良业务,某种程度上属于“断尾求生”,如今欲以全现金交易的方式拿下资产规模比自身更高的并购标的,难免令人生疑

启迪设计为破地域壁垒忙收购 高额并购“失血资产”引质疑

嘉力达的现金流已非常紧张,盈利能力也呈现下滑趋势,启迪设计却欲以6.5亿元收购其全部股权,自然引来投资者的担忧和疑虑

十年裹足不前,合生创展慢开发模式受争议

对于合生创展这种资金实力不是很强的企业,大量的土地沉淀之后开发资金难以为继,可能导致“储地”越多开发越慢。而随着土地升值,“储地”也变得越来越难

*ST公司上演“花式保壳术” “金字招牌”壳资源还能价值几何?

“壳公司”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但也需要具体分析。一方面,监管层对借壳行为监管趋严;另一方面,“壳”本身需要相对干净,因此把握这种机会并不容易

14度荣膺“中国最受尊敬企业” 青岛啤酒:用高质量供给引领美好生活

一家受到尊敬的公司,理所应当为股东创造物质财富,但一家能赚钱的公司,未必能够做到让人尊敬。而不受尊敬则很难持续进行价值创造,也无法做到基业长青。从这个角度看,已经在中国市场屹立多年,并逐渐赢得全球消费者信赖的青岛啤酒确有令各界尊敬的资本

上市公司环保治理力不从心 出路何在?

随着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企业的环保意识逐步增强,但这同时也给企业带来不小的经营压力。较大的环保支出导致部分企业利润下滑,一些环保设施投入跟不上的企业甚至被迫停产。中小型、无力于环保升级的企业,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年内被淘汰出局

广信股份业绩大增背后 污水处理问题悬而未决

广信股份业绩虽增,但其此前却因是否要为独立出的污水处理站违规排污担责而备受争议

红太阳受益“史上最严”环保政策 产品涨价净利大增伴随集团减持

随着供给侧改革持续深入,迫使落后产能退出,叠加“史上最严”的环保政策逐步实施,令对环境有毒有害的农药产品失去市场,这对红太阳这样的农药生产商构成长期利好

投资头条 MORE

遮努煮酒海中南:攻破“喝酒伤身”难题 欲做酒业革新者

遮努煮酒创始团队成员拥有焖锅酒非遗传承人、中医药、会所经营、工业设计背景。通过创始人私人关系结识的一些老将军、老干部、公司老板成为“遮努煮酒”的种子用户

广州银行谋上市艰难挪一小步 股权结构和不良“双升”难题仍待解

广州银行再次启动增资扩股,为推动股权多元化,清除上市障碍迈出了第一步。但大股东股权集中、中小股东分散以及盈利压力等诸多阻碍上市的关键问题,并非短期内能一蹴而就地解决

保监会时隔11年重修监管政策 健康险迎来提速契机

新下发的《征求意见稿》在原有规定上进行了多处调整,将对健康险消费者、健康险价格等产生一定影响。此外,健康管理服务与医保合作的提出更是对健康保险公司的最大利好

爱建信托上诉失败 另起炉灶索8亿

爱建信托一桩涉及数亿元的疑案在延宕11年后再起波澜,多年前的一纸协议能否经由法律判决推翻成为焦点

渤海银行岁末添金 戊戌年贺岁金产品备受追捧

临近年末,为满足广大收藏爱好者的需求,渤海银行限量发售2018戊戌年生肖品牌金,推出“大旺年贺岁金”及“十犬十美贺岁金”两款产品

2017互金风云录 扎堆赴美上市喜忧参半

主流网贷平台谋求合规备案、消费金融爆发、现金贷监管收紧、金融科技落地、多家平台赴美上市、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筹建“信联”、一年之中又有200家平台轰然倒下⋯⋯ 2017年,在互金行业的发展史上值得铭记

网贷行业问题平台超过4000家 留给小平台的时间已不多

随着网贷合规整改最终期限的临近,正常运营平台的数量将进一步减少,行业成交量将向头部平台靠拢,留给小平台的生存时间已然不多

融360上市半月市值缩水超三成 抢占金融AI风口有待资本买账

融360旗下的简普科技在美上市代表了非信贷业务互金企业的初步成功,但在监管升级等多重因素影响之下,考验才刚刚开始   

互联网金融整体失宠投资市场 要融资只能靠“智取”

互金行业融资趋向冷静与理性,投资者不再“广撒网”,而是从商业模式、细分领域上谨慎选择投资标的

国民技术合作私募跑路凸显行业乱象 年内近百家违规机构频频受罚

国民技术投资前海旗隆被坑5亿元、龙树资本指责北京大白挪用项目专项资金,私募圈纠纷频繁上演。而今年以来,证监会对私募基金严格检查,已处罚违规公司近百家

会员登录 还没有账号?免费注册

  • 忘记密码?
X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