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创优品继“有毒产品”后又现疑似“山寨品” 代工模式下低价如何保优质?

《投资者网》乔丹  |   2021-05-25 07:32:08
分享到

《投资者网》乔丹

上市不到一年,名创优品(NYSE:MNSO)便屡因产品质量问题刺痛消费者神经,被监管机构指出不合格的产品包含化妆品、餐具等。事实上,为保证输出的产品质量安全可靠,公司创始人叶国富曾于2020年宣布成立“名创优品亿元品质保障金”及“1+1+1质量管控机制”,但目前来看,效果似乎还有待观察。

除了质量问题,抄袭之名也伴随名创优品多年。日前,有消费者发现,其店内在售的一款散粉在外观上与纪梵希的某款产品极为相似。《投资者网》进一步发现,该产品的生产方广东艾圣日用化学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艾圣”)曾因“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曼秀雷敦(中国)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曼秀雷敦”)起诉。

名创优品售卖的产品多是委托第三方企业代为生产,但代工模式对名创优品而言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名创优品可以通过代工模式将产品价格保持在一个较低的区间,增加客户粘性;但另一方面,名创优品代工出来的部分产品深陷质量与侵权风波,其代工工厂也多次被监管机构行政处罚,这也为公司的健康发展埋下了隐患。

深陷质量风波

最近两年,名创优品似乎成了地方监管机构的“黑榜”常客。

近日,广州市市场监管局公布的《2020年广州市防护口罩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标称名创优品生产的2批次“MINISO(标称)” 一次性口罩(生产日期/批号:2020-09-15/1971028501;2020-09-15/1971028503)均被检出口罩带及口罩带与口罩体的连接处断裂强力项目不合格。据了解,口罩带是将口罩固定在头部的绳带,主要考核口罩带及口罩带与口罩体的连接处断裂强力,如果口罩带或口罩带与罩体连接质量差,会导致产品无法佩戴,丧失使用性能。

2020年9月23日,上海市药监局发布的《2020年第1期化妆品监督抽检质量公告》显示,标称名创优品代理、伟思客(天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于上海市静安区品立百货店销售的一步可剥指甲油(规格:7ml/瓶)(批号:9C19)三氯甲烷检出值为589.449μg/g,标准规定≤0.40μg/g,抽检结果超标1400多倍。对于该抽检结果,名创优品曾申请复检,但经深圳市药品检验研究院复检,结果仍不合格。

同年6月18日,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发布的《2019年上海市儿童用餐具(密胺餐具)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标称名创优品生产的KaKao Friends RYAN单耳苹果碗(规格型号:380mL)被检出三聚氰胺迁移量(4%乙酸)项目不合格。据了解,三聚氰胺迁移量的超标说明产品的生产工艺存在一定问题,直接、长期被儿童摄入体内可能存在引起结石、肾衰竭等风险。

上述涉事商品,名创优品均予以了下架处理。但作为在市场上拥有相当规模的生活家具专营品牌,名创优品多次爆出质量不合格的消息,总是能牵动消费者敏感的神经,继而引发热议。如上述的儿童餐具三聚氰胺迁移量事件,在微博上便引发了阅读3.9亿次、讨论8.5万次的热度;有关指甲油三氯甲烷超标1400多倍的事件,在微博上则引发阅读1.7亿次、讨论1.1万次的热度。网友热议之下,不仅名创优品自身陷入了舆论风波,公司彼时的代言人王一博也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在上述两个事件的微博话题之下,热度排名居前的微博内容大多指责其代言了“有毒的产品”,需要对此负责等,还一度引发了“饭圈”互撕现象,不少粉丝认为公司侵害了王一博的声誉,甚至一度“威逼”代言人经纪公司与名创优品终止合作。

对于不合格的商品,名创优品可以“一下了之”,但因此遭损的品牌形象及商业利益,要如何重建?

叶国富似乎也已意识到质量问题对品牌的伤害,据媒体报道,在去年10月举办的“美好生活 平价质造”2020品质战略发布会上,叶国富表示个人将出资一亿元成立“名创优品亿元品质保障金”,在商品质量问题发生时,即时对消费者先行赔付。另外,名创优品还在会上表示已构建了一套由国家质检机构、权威第三方质检机构以及内部品控团队共同协作的“1+1+1质量管控机制”,重重严控产品质量。但是,因名创优品的产品多为第三方企业代工生产,若代工企业本身便存在生产缺陷,那么产品质量要如何保证呢?

近日,《投资者网》从门店内正在售卖的眉笔包装上获悉,广东莉来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公司眉笔的代工企业之一,而这家公司在今年1月25日刚因“生产冒用厂名厂址、他人生产许可证编号和伪造产地的化妆品”被行政处罚,涉案产品便包含眉笔。

“侵权、抄袭”质疑频发

不仅是质量问题,侵权、抄袭也是名创优品绕不开的话题。

今年4月18日,“名创优品被设计师举报抄袭”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根据多家媒体的报道,四川成都的设计师“李棟00”反映,未经过本人允许,自己在2020年设计的图案被名创优品用在了一件帽子商品上。该设计师表示,此图案版权属于他一人,并未授权给任何品牌。但在当日晚间,该名设计师的两则微博显示,其已与名创优品达成共识,并称此事“纯属一场美丽的误会”。

这场“美丽的误会”同样引发了热议,截至4月19日下午4点,相关话题的阅读超过了2.2亿。虽然误会散去,但名创优品近些年来多次因侵犯外观设计专利权陷入纠纷却是不争的事实。据企查查,名创优品集团共25家成员企业,其中,名创优品被起诉的裁判文书共24件,其中涉及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占37%。而《投资者网》发现,目前名创优品店内便有与知名品牌美妆神似的产品在售。

名创优品店内在售的一款名为“MINISO棉花糖控油四色散粉”的产品,外观与纪梵希四宫格散粉极为相似,均是方盒形状的包材,黑色盒盖覆在透明四格盒身之上,从侧边可以看见四种不同颜色的散粉,前者在门店内的售价为25元/20g,后者在天猫旗舰店的售价为550元/12g。

左图为名创优品产品,右图为纪梵希产品

“MINISO棉花糖控油四色散粉”同样是一款代工产品,产品包装上的信息显示其生产厂家为广东艾圣,而《投资者网》从裁判文书网发现,广东艾圣曾与广东葆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葆扬公司”,已注销)一起,因“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被曼秀雷敦起诉。值得关注的是,据企查查,葆扬公司也是叶国富通过广州葆纳咨询有限公司间接持有的公司,持股比例为34%,为第一大最终受益人,也是名创优品最初的运营主体,其在注销前涉及的被投诉裁判文书为59件,其中涉及侵害商标权纠纷的文书为11件。

上述“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的具体内容为,曼秀雷敦确认葆扬公司和艾圣公司生产、销售的“MINISO”男士保湿清爽洁面膏(100g装)产品的外观设计侵害了其专利号为ZL20123004××××.7、名称为化妆品包装瓶(14)的外观设计专利的专利权。而彼时葆扬公司在全国开设了一千五百多家店铺,被控侵权产品的销售区域广、销售量大,曼秀雷敦认为葆扬公司和艾圣公司给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据该专利权纠纷的二审裁定书,原被告双方以同意调解结案。

虽然名创优品频现质量问题,并多次陷入侵权质疑,但其发展的步伐却未曾停滞。5月19日,名创优品发布了公司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2021财年第三财季业绩,期内名创优品营收22亿元,同比增长37%;净利润为1.49亿元,同比增长9.5%。截至2021年3月31日,名创优品线下商店的总数已达到4587家,同比净增加364家,环比增加73家。其中,国内市场2812家,国际市场1775家。

这与名创优品一贯以来的打法不无关系。名创优品一直都以“优质低价”为卖点,叶国富曾多次公开表示,通过委托代工厂进行规模化生产和直采模式,优化了中间环节,减少营销成本,使得产品价格保持在一个较低的区间,更好地增加了其核心消费者的用户粘性。但从公司近几年来曝出的质量问题来看,“低价”似乎难以保证“优质”。对于文内涉及的相关问题,《投资者网》致函向名创优品求证,未获得回应。(思维财经出品)■

名创优品

声明:投资者网&思维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